发电行业动态点评:电价一小步 电力一大步

 行业动态     |      2021-10-11 21:43

  国常会:市场交易电价浮动范围扩大,高耗能用电市场化电价不设限制10 月8 日国常会宣布改革完善煤电价格市场化形成机制,有序推动煤电全部进入市场,在保持居民/农业/公益事业电价稳定的前提下,将市场交易电价浮动范围由(-15%到+10%),调整为(原则上均不超过20%),对高耗能用电不设限制。浮动范围扩大符合大家一直以来的预期。虽然大家认为涨电价无法使煤电获得超额利润,但市场化电价的逐步放开对电力运营商的盈利模式无疑是重大利好,对和火电一起竞价的水电/核电也是好事,绿电交易意味着风光的绿色属性可以得到溢价,重申对电力板块的强烈推荐。

  煤电收入由两部分组成,基准电价x 非交易电量+浮动电价x 市场化交易电量,其中浮动电价的形成机制按照2019 年的政策在基准电价基础上浮动,范围(-15%到+10%)。基准电价为2019 年各省煤电标杆电价,也是风光等新能源定价的铆,一旦调整影响范围太广且没有必要,因为2020 年以来煤电收入端市场化交易电量占比普遍在60%-80%(市场电交易各省自行组织,每个地区的规则和进度不一)。碳中和背景下电价波动幅度放开是建立新型电力市场必经一步,当下全球范围内的能源短缺提供了非常好的契机。

  高耗能部分不设限制可有效传导火电企业燃煤成本,实行效果仍需要观察高耗能对应电量占全社会用电量约30%,市场交易程度最高,煤价成本端可以通过电价有效传导,是否可以“完全”传导取决于地方政府的态度。以内蒙为例,人为约束了高耗能上浮上限在0.2-0.3 元/度(当地基准0.28 元/度,高耗能原先的电度电价不到0.4 元/度),对应600-1000 元/吨的标煤价格上涨在当前煤价下相对合理,但上浮不设限主要针对钢铁/电解铝/铁合金/电石/聚氯乙烯/焦炭等。换言之,中央层面的“不设上限”在实行层面仍需观察,不同地区不同产业情况不一。

  市场交易电价浮动范围扩大至上下不超20%的影响取决于地方政府的实行对剩余参与市场化交易的工商业,浮动范围从(-15%到+10%)调整为(原则上均不超过20%),实际影响还是取决于地方政府的实行;事实上在此前上浮10%的中央政策下,线%的地区仅有内蒙/广东等个别省份。非经营性用电价格保持稳定,短期不能涨价是底线。

  综合来看,极端乐观情形下,按照目前5 万亿度火电,市场化比例70%,市场化电价增长带来火电收益增长可达约5200-7200 亿元(对应工业和部分商业成本上涨),综合火电电价税后上涨0.09-0.13 元/度,相当于307-425元/吨的标煤涨幅,这意味着火电的盈利能力在当前煤价下还是很难回到去年同期的水平,但大部分电厂肯定不亏现金——发电侧和用电侧(主要是高耗能)共同承担煤价上涨。

  市场化电价逐步放开重大利好电力运营商盈利模式,强烈推荐电力板块虽然大家认为涨电价无法使煤电获得超额利润,但市场化电价的逐步放开对电力运营商的盈利模式无疑是重大利好,对和火电一起竞价的水电/核电也是好事,绿电交易意味着风光的绿色属性可以得到溢价,重申对电力板块的强烈推荐。